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最近「老細」出巡, 去台灣打個白鴿轉, 聽台灣友人說, 連澳洲領事(台灣沒有領事館, 不知道負責人應怎樣稱呼, 姑且也叫領事吧, 懶管政治正確否了)也動員了, 整個文化界和旅遊界也十分哄動。

他們兩夫婦真的很人氣(按這裡有新聞看), 台灣所有雜誌下一期都有他們和孤獨行星的專輯。看來, 香港被遺棄是正確又正常的決定。一, 香港讀者群遠遠沒有中台兩地多; 二, 如香港友人說, 即使他們來港出巡, 也未必有像去北京台北的貴賓式禮遇, 因為每天來香港的名流大班CEO超模部長, 多得幾十隻手指也數不清, 如不是跟工商財政經有關的人物, 休想有紅地毯式的歡迎。

托老細鴻福, 我等小輩也滔了幾分光。傳媒的力量太驚人, 港台兩地主要的讀書雜誌, 也不知怎的找到上門, 做了個星球作者專訪。這也是近年做的訪問中覺得最有意思的, 因為很多時香港記者只想要一些又juicy又sexy的新聞, 被訪者像個大娛樂家一樣, 有點受不了。幸好, 這個情況這次沒有發生。道長的訪問把旅遊指南的層次提升了, 成了一個現象的探索, 作者的角色扮演和對目的地的演繹手法, 以至讀者群的取向等等, 一下次都成了可深究的課題。而台北的訪問, 則偏向作者在「創作路」上的取捨和目的地的性格如何用文字表達出來, 同樣有趣。

回想起來, 當年跑去台北出版第一部作品, 絕對是正確的選擇。儘管那家出版社因為拼拼購購,現在由「共和國」變成了幾個「部落」, 但當時編輯的熱誠和出版社的落力, 令本書做得很成功, 是很令人感動的, 要知道當時我仍是沒沒無聞啊......

和道長談起時, 發現所有搞創意和藝術的, 不是北上就是向外發展, 馬時亨掉了很多頭髮也未能留住創作人才在香港大展拳腳。香港到底缺乏什麼呢? 無他, 扭開電視機, 廿年後的今天TVB仍然在翻炒歡樂今宵, 劇集的公式依然是那一條, 不過是角色換了職業或故事換了時空背景。由此可見, 我們的觀眾和所謂的「創作」有多可悲。

當創作變成了流水作業而沒有使命, 只用「服務承諾」的準則去衡量成與敗時, 創意產業就注定失敗。孤獨的行星之所以成功, 不單是它有個人氣老細, 也不單是它會場市場行銷會做show, 而是每本書也真的是用心用誠意(當然還有用本)去製作, 這些在字裡行間是看得出來的, 騙不了人 (所以不是賣花讚花香啊)。不過我最喜歡不是它的指南, 而是它的旅遊文學系列。其中一本叫From Nothing to Zero, 是為難民不平則鳴的慈善之作, 出版時雖然受到澳洲政府非議(澳洲對待難民是惡名昭彰的....), 但仍無改他們的方針。好了, 又回到香港, 當「社會企業」四隻字變成街知巷聞的口號, 社福界將之當成途生門叫政府撥款搞呢樣搞果樣時, 想問一下, 這班社工, 還有這些想擦靚招牌的公司, 有沒有真正做到不平則鳴, 令弱勢社群(也是不太正確的用語, 但沒有更好的用詞了...)自力更新, 還是只是一場show, 大家心裡有數。

即使是一齣電視劇, 也可以很有使命感, 很有message, 所以我們會覺得ER好看過「妙手淫心」, 可惜使命感在香港沒有市場, 不值錢, 香港出不了什麼偉大的作品, 因為你偉大時會被人笑你「懶偉大」或「懶有使命感」, 我們為「搵食」而自豪, 而不為有使命感而驕傲。 所以, 香港只能有很賺錢(注意, 是要很賺錢很賺錢, 而不是okay賺錢頗賺錢)的產品或企業, 而鮮有使命感的產品和企業。

所以, 我也是時候要想一想, 如何不被香港糟蹋我還有的使命感。


[1]

"因為你偉大時會被人笑你「懶偉大」或「懶有使命感」, 我們為「搵食」而自豪, 而不為有使命感而驕傲。"
我見到你哩句喊左出泥...
咁我就係因為自己為使命感而悲哀了...


[引用] | 作者 dolpfai | 23rd Jun 2008 00:42 | [舉報垃圾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