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華仔 | 12th Apr 2009, 01:24 | 我城我事我友, 中澳台啟示錄 | (404 Reads)

現在的情況, 我想起戰後的一代至今天這代的日本人。

他們懷疑, 甚至不相信慰安婦曾經存在和南京大屠殺確有其事。更糟的是, 他們即使相信, 也可能選擇冷漠地面對。畢竟是上一代的事, 與他們何干?

而今天, 有些大學生認為自己有批判思考, 自己有多角度思維和有理性。然而, 他們的思考, 只憑個人經驗和知識, 而不是經過深入的調查、廣泛的閱讀和分析才去批判。他們的言論夠出眾, 立場夠抽離, 不帶半點情感, 只帶著很多很多的質疑, 問很多很多問題, 去表現他們的批判和冷靜。

這些問題, 往往很有問題, 因為他們從來沒有做過research, 就問了這些倒果為因似是而非的問題。當他們的問題被人挑戰, 就會覺得自己受委屈, 自己成了自己想法的烈士, 得不到別人認同不是他們有問題, 而是大家都有問題。

大陸姑且不說, 多年來的新聞封鎖, 根本無法讓新一代去看清歷史真相。但連香港的新世代也如此冷漠, 如此「義正辭嚴」去分析當年學生領袖出現的問題, 又如此冷靜(漠)分析中共出坦克出大炮的動機, 到底你想要得出一個怎樣的結論? 像毛澤東的功過論那樣有幾多個%功幾多個%過嗎? 要統計出學生錯了幾個百份點, 還是中共「有問題」的volume有多大?

我不會計算和製作這類統計圖表, 但作為港大舊生, 作為一個香港人, 作為見證過八九六四的這一代人, 我記得當年香港有百萬人上街, 有的士司機發起義載讓市民參加遊行聲援學生, 我記得學校裡同學和老師臂上纏上黑紗, 我記得全家人還有鄰居日夜在看新聞, 很多人一邊看一邊哭, 我還記得當年連政治冷感的演藝界也要民主歌聲獻中華, 連國貨公司也罷市, 那時候見得最多就是「痛心疾首」四個字。我還記得很多。

為什麼當年大家都要做這些事? 難度一百萬人(至少一百萬, 還未計香港以外的)也被外國勢力煽動, 沒有好好思考才去做嗎? 我們年復一年去悼念六四死難者, 為的是什麼? 新一代你們去批去判去理智冷靜分析或繼續抽離, 為什麼卻沒有take into account我們這至少一百萬人的良知?

騎劫了所謂的批判與理性思考, 失掉了良知, 豈有此理?「痛心疾首」這四字如今再寫來, 愈加沉重。廿年, 我們豈能忘記?


[1]

你說得對。

他們一味向憑所謂邏輯去思考,甚至是就說非,非就說是,批判性思考本身是要想清楚和多角度的,不去閱讀的話,就不會知道那個邏輯是什麼,甚至有些事情沒邏輯也會發生。

大學只是有較多空間去思考而已,research skills和思考靠自己摸索,可是論點有論據,suppose應該知道。

總之說什麼還是在假設 (hypothesis) 階段...

Him
[引用] | 作者 Him | 12th Apr 2009 11:30 | [舉報垃圾留言]

[2]

我也是港大的舊生,我也同意網主的看法。這位陳同學為了標奇立異,為了個人聲望和知名道,竟然懷疑和否定當年中共的暴行,真是令人不勝唏噓!


[引用] | 作者 Cedric | 12th Apr 2009 23:23 | [舉報垃圾留言]

[3]

六四根本不是邏輯問題,而是是非問題,最有資格去調查六四的,是中國政府,可惜的是,共產黨總是將自己的錯誤輕描淡寫,希望小弟在有生之年看到「平反六四」吧!


[引用] | 作者 傳說中的地通拿 | 13th Apr 2009 09:42 | [舉報垃圾留言]

[4]

對, 就是是與非那麼簡單, 就是該不該殺人那麼簡單, 除此之外, 沒有什麼好討論的, 討論下去也沒有結果的. 還是程翔說得直截了當,他是六四事件的親經者, 絕對有資格罵那些不明真相亂說話的年青人.

ep
[引用] | 作者 ep | 13th Apr 2009 23:23 | [舉報垃圾留言]

[5]

看了一分鐘.. 心痛.. 而且只想dou ba sing 佢.. 別說我沒理性..
讀屎片...


[引用] | 作者 苹果 | 15th Apr 2009 15:50 | [舉報垃圾留言]

[6]

現在看到那些二十年後立場完全相反的人我們便痛心疾首了, 嘿!


[引用] | 作者 Ryan | 5th May 2009 01:41 | [舉報垃圾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