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華仔 | 19th Jun 2009, 05:21 | 我們的地球儀 | (282 Reads)

去了紐約兩天半, 實在「到喉不到肺」。我不是第一次去紐約, 事隔七年, 對紐約的印象和氣味並不模糊, 但這次仍然有初到貴境的感覺。紐約實在有太多事情可做。每天都有事在發生, 每天都有不同的節目, 每天都有源源不絕的靈感和創意。這種活力, 在香港, 實在久違了。

也許這就是真正的國際大都會和自稱為國際大都會的分別。

紐約的地鐵比香港的地鐵要髒亂幾十倍, 紐約的罪案也比香港嚴重, 紐約的怪人和黐線佬也比香港多, 或者應該說, 比香港更接近人群, 更visible。單是這幾項, 大家可能會覺得反胃。但是, 為什麼紐約有罪案有黐線佬卻仍然吸引世界無數的移民藝術家商界精英還有各式各樣的人來這個大蘋果? 為什麼這裡有世界一流的博物館和畫廊, 還有各種奇人異士無所不用其技來謀生, 結果共同做就了一個百花齊放的大都會?

憑我短暫的停留和觀察, 根本沒可能在一時三刻找答案。即使我的結論是膚淺的, 我還是要說, 除了華爾街的精英和Fifth Avenue上的奢侈品設計師和企業家, 紐約的黐線佬和怪人, 是紐約的重要資產, 我們應該給他們credit!

多元和包容, 是一個城市的創造力和能量。 紐約容得下各方面的異見人士, 香港卻陸續拒他們於門外; 紐約的地鐵和車站容得下露宿者來行乞, 衣著古怪的人來翻筋斗彈結他賣藝, (當然同時也有人來扮可憐行騙), 只要你面皮夠厚, 夠耐性, 有恆心, 要謀生, 還是可行的。香港呢? 想在地鐵打個後空翻拿打賞? 未進站就會被人趕出來了。這一面的紐約, 也許有點像六七十年代的香港。至少那時候, 社會上的可能性較多, 你可以推車仔走鬼, 也是只要你面皮夠厚, 夠耐性, 有恆心, 要謀生, 還是可行的。但現在香港已沒有這支歌唱了。

紐約也是黐線佬特別多的地方。可不是每個北美城市都是這樣, 但真的不知為什麼, 紐約就是特別多, 隨處可見。他們有些一身都是可樂罐, 有些衣服上掛了幾十個膠袋, 言行舉止就是和一般人不同。基本上是他們有他們的生活和隨街瞓, 一般人有一般人的忙碌, 大家互不侵犯。沒有人指著他們陰陰嘴笑或評頭品足, 而是很淡然一句: 這就是紐約, 仿佛大家已接受了黐線佬的存在, 是紐約客生活的一部份。我難以想像這個情況在香港發生。我記得小時候, 街上偶爾會見到一兩個瘋漢, 有時士多老闆還會給他們餅乾, 茶樓伙計會給他們一些飯菜, 社會上還有點人情味。現在可能大都送了入青山, 由制度來照顧, 這也許是進步的表現。但是, 社會上的人還是覺得「癲佬」是有顏色的, 最好避之則吉。

其實癲佬都是人, 只是生活方式不一樣。也許, 紐約真的什麼人也有, 不一樣的生活方式實在沒有什麼不一樣, 無需大驚小怪。其實, 香港也是什麼人也有, 只是, 我們選擇看不見他們。

欠缺多元和包容的社會, 就像欠了生命力。所以, 有十五萬人的集會, 仍然會有人覺得沒有什麼特別, 因為, 有人選擇看不見。


[1]

I got the same feeling the first time I visited NYC. NYC became the de facto international financial center not because the officials naming it as such, but by decades of policies and people fighting for it. Yet NYC is not only known for the financial industry, it has a vibrant tech industry, so does publishing, entertainment, advertising and art industry.

Compare that to Hong Kong (Where I am now), which the gov. officials try to make HK into something, yet both the gov and people haven't made the effort to support the name.


[引用] | 作者 Clarence | 19th Jun 2009 09:16 | [舉報垃圾留言]

[2]

哈哈哈, 香港人沒文化,沒創意,我出生那天就知道了,更甚是,香港人會歧視所有不正常,不健康的人,所以病人跟老人都不常走到街上:P 但說到紐約,住在西岸的同事都不想女兒去那裏發展,就知道那是個甚麼地方:)


[引用] | 作者 嚴明 | 19th Jun 2009 16:43 | [舉報垃圾留言]

[3]

我諗...我估

係因為紐約的黐線佬冇香港流浪漢果陣濃烈刺鼻的異味。


[引用] | 作者 老麥 | 20th Jun 2009 12:53 | [舉報垃圾留言]

[4] Re: 老麥
老麥 :

我諗...我估
係因為紐約的黐線佬冇香港流浪漢果陣濃烈刺鼻的異味。



不是。紐約流浪漢是臭到很得人驚,你周不時會在地鐵上見到他們,跟他們同車,但不會同卡,因為實在太臭,你一定走人。


[引用] | 作者 readandeat | 21st Jun 2009 08:33 | [舉報垃圾留言]

[5]

社會是需要管理的,我想這一點無庸置疑,可是「管理」的尺度和限度該去到哪個程度,便大有斟酌的餘地。

我們沒法質疑用體制(如醫院)等形式來管理「精神病人」,沒法質疑用體制(如室內禁煙)來管理「吸煙問題」,沒法質疑和體制(如不准乜乜不准物物)來管理公園等等,可是當管理到了某個限度,人便難免覺得不得自由,以至矯枉過正了。

我們不能說那些管理是錯事,但結果就是令人覺得城市變得灰白無趣,人也變得神經質起來,滋長事事投訴的文化,而不懂得用另一個角度看問題。精神病漢是否一定都要送到醫院與公眾隔絕?在無人的露天公園吸煙又有甚麼問題了?如果我的寵物很乖很自律,帶牠到公園又何妨了?

我們也許都是懶得自律,懶得運用自己的同理心,才甘於坐進這囹圄之中。


[引用] | 作者 hystericireul | 21st Jun 2009 10:45 | [舉報垃圾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