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華仔 | 10th Jan 2010, 19:24 | 我城我事我友 | (123 Reads)

1月8日圍立法會反高鐵那天的下午, 我做了許多好像互不相干但又似乎有關連的事。

應一位內地雜誌記者的要求, 帶她去了香港墳場, 其中又路過楊衢雲的墓。默泉寫了一篇有關他的文章, 很好看。這麼一個重要的革命烈士, 被歷史埋沒多年, 終於因為張學友而翻身了。

之後, 記者要去乘直昇機拍一些高空維港的鏡頭, 總編沒空來, 剛好多了個位。我也不客氣地問可否搭個順風機。就這樣, 我跟著去了紅堪海底隧道旁皇家遊艇會的停機坪, 開開心心上機去了。

我們都是第一次坐直昇機, 超級興奮。上機前, 飛行員講解, 如果遇有飛行服務隊要緊急降落, 直昇機航班就要延遲, 而且飛行服務隊執勤期間不得拍照, 以免影響傷者。幸好, 我們出發前沒有任何事故, 我們看著直昇機由赤蠟角的方向飛來, 徐徐由半空降下, 螺旋槳刮起一陣大風, 我們沿黃色路標的指示奔向直昇機(因為好大風, 很冷, 一定要奔跑過去), 嘩, 像拍逃亡戲一樣, 好型!

行程十多分鐘, 機師先載我們去啟德機場上空, 再去鯉魚門, 然後去了慈雲山, 飛過一點點是九號貨櫃碼頭, 另一邊可看到大小青洲, 再飛高一點點時還望到港島南端和南中國海。遊完九龍就回到港島上空, 我們在山頂某富豪的豪宅上空徘徊了一會, 再飛去IFC。

IFC的旁邊是大會堂, 當然不少得已變成填海工地的天星和皇后碼頭。興奮的心情突然為之一沉。填海的面積很大, 現在大會堂對開的地盤都圍了板, 根本看不到他們在裡面如何遭質這個海港, 但在上空, 一目了然。那條被政府講到不建成就累街坊的中環灣仔繞道, 清楚在眼前出現。犧牲海港就是為了這條路, 應該說是巴閉還是白痴?

直昇機由IFC返回銅鑼灣停機坪。下了機, 還有時間, 在SOGO買了雙新鞋, 再去立法會參加反高鐵集會。老實說, 真的出乎意料地多人, 而且很明顯民意的贊成和反對百份比也漸漸拉近。

我討厭強調八十後(也討厭八十後這個稱呼, 八字頭就八字頭啦)反高鐵, 年輕人佔很多, 但在場有不少都是五六七字頭的, 反高鐵沒年齡世代之爭。

我望著晚上的立法會大樓頂上的神像, 下午的時候, 我才在它的上空。如果以立法會為中心, 我在高空看到的是一個又一個的地盤, 佈滿在港島九龍的不同角落。為什麼由遮打和麼地帶頭搞填海活動到現在, 一直都沒停過? 而且, 現在不止填海, 還要不惜工本(港幣600億!)去建一條造價可以建成兩條青藏鐵路的廢鐵? 友人Gong話齋:「香港人的時間也太值錢了一點吧?」

和一班新認識的朋友吃飯, 有公務員有中產, 他們都認為, 這班八字頭反高鐵的, 都是在怨天怨地, 不接受時代已轉變的產物, 搞搞震冇幫襯。

我沒有意圖為八字頭的辯護, 偏見可不是一頓飯就可消弭的。這班他們口中只是想鬧事的人, 也不過是盡一個公民應有的權利而已!如果每個不同的時代都沒有出現這班敢走出來抗命的人,已上位的一輩又哪裡來那麼多權利和福利? 他們在得漁人之利而不想弄髒自己的一雙手。而且, 他們根本就沒注意到, 1月8日立法會外, 很多都是自發來的人, 沒有黨派, 也沒有什麼人撐腰, 連平日不搞社運的人也來了, 難到真的是來搞搞震, 或者想在示威中討一個會所或泳池回來? 這班官未免太小看我們了。

楊衢雲如果翻生, 見到香港搞成現在向阿爺搖尾乞鄰的衰樣, 革命又尚不成氣候(莫說推翻滿清, 和六七暴動的土製炸彈相比, 現在香港搞的真是小兒科), 一定再激死。


[1]

既得利益者, 當然不想所有會影響他們的事發生, 何況還可以繼續榨取!


[引用] | 作者 Ryan | 12th Jan 2010 00:06 | [舉報垃圾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