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華仔 | 30th Mar 2010, 22:38 | 我城我事我友 | (194 Reads)

(原文載於BBC中文網香港觀察專欄) 

周末時走過中環永利街,看到不少人特地前來觀光,情況猶如2006年中環天星碼頭清拆前開出最後一班渡輪時,吸引四方八面的人前來留影。所不同的是,一連串香港特有的人文風景線在最近數年間迅速消失,而香港島碩果僅存的台階建築永利街卻峰迴路轉地保住了。

是保育還是侵犯私人財產?

永利街的知名度和歷史意義遠不及已「命喪」推土機下的天星皇后碼頭和喜帖街(利東街),要不是在此取景的電影《歲月神偷》由今屆柏林影展衣錦還鄉引起狂潮,大概這條寂寂無名的小巷也命不久矣。

早在2003年,市區重建局(下稱市建局)的中環「士丹頓街/永利街項目」,就計劃清拆永利街大部份唐樓,即使面對民間的反對聲,至今年三月初,市建局主席張震遠仍堅稱唐樓的業權已收購了四至五成,現時才煞停並不適當。可是,至三月中,在市建局將重建方案再次提交城市規劃委員會(下稱城規會)審議時,市建局突然改變初衷,決定要「原汁原味保育永利街」全數建築。

若因此而以為永利街得救,實在言之尚早。市建局在最後一刻突然提出保留方案,但並未撤回原來的重建申請,而新方案之草率,據有份審議的城規會委員邱小菲指出,就只有「不到十行字」,非常粗疏,規劃專員唯有就原方案分析,指巿建局清拆唐樓的理據不足而否決原方案。若要通過保留永利街的新方案,就要先撤回原有方案,然後由城規會大會再商討,亦要重覆經行政會議審批及刊憲諮詢等程序,預計最快要一年半才能完成。

身兼市建局非執行董事的立法會議員涂謹申就指出,原方案被否決,市建局會停止收購,如果有發展商對永利街有興趣,就會增加日後全面保育的風險。

就業主而言,若之前已提出願意出售,市建局也只會以市價收購,而不再是以同區七成樓價收購,價錢就相差一倍。如果業主不賣,就要負責高昂的驗樓和維修費用,而且也不能拆卸再發展,其物業也永遠是「唐樓價」,不能升值。所以有業主認為,這是美其名「保育」,實際是公然侵犯私人財產。

永利長存背後的「詭計」

永利街留住了,揭示了的也許不是政府的保育政策搖擺不定,而是一個更可怕的偷天換日詭計。

儘管發展局局長林鄭月娥否認向市建局施壓,也否認政府因一齣電影而改變初衷,但當局偏偏在電影引起市民關注永利街時才突然改變態度,實在無法不令人懷疑其朝令夕改背後的動機。

更「事有湊巧」的是,在當局決定保留永利街翌日,林鄭月娥成功令立法會通過「降低舊樓強制性拍賣門檻」(下稱強拍門檻),由從前須得到九成業主同意才可強制拍賣舊樓,降低至八成,於4月1日生效。

這邊廂政府高調保留永利街,那邊廂又降低強拍門檻,兩宗與舊區重建有關的決定,在兩日內先後發生,難免令人想到發展局與市建局連手聲東擊西,以民意為名保留永利街,目的是換取公眾支持降低強拍門檻,為發展商在未來更容易進行收購開路,難怪不少人也認為此舉有官商勾結之嫌,後患無窮。

降低強拍門檻的後患

由永利街「換」來降低強拍門檻,美其名是因早前土瓜灣發生致命唐樓倒塌事故,針對舊樓結構的安全問題才提出來的。

目前香港有一萬七千幢樓宇的樓齡達三十年以上,未來十年將會增至三萬幢。而五十年以上樓齡的也有三千多幢。舊樓很多時因業權分散或業權不明而無法按舊有條例(即九成業主同意)強制拍賣,令重建難以落實。而在新例下,只需八成業主同意便可進行強制拍賣,理論上是有助活化舊區,保障樓宇安全的。

可是,這是一把雙刃刀。放寬了強拍門檻,就直接削弱小業主的議價能力,也變相是向發展商開綠燈,令他們可以更少成本去「強搶民產」,是對財產權極度不尊重。而且,在文明社會中,公義並非少數服從多數,而是如何照顧少數人的益利。

新例4月1日生效,發展商已急不及待在多個舊區掀起收購浪潮。老字號雲集的中西區首當其衝,多家老店的業主已被發展商不斷上門遊涚出售業權。由於發展商只需收夠八成業權,老鋪業主即使有勇氣,也無能力去抗衡其它有地產商支持的八成業權人。因此,中西區關注組發言人羅雅寧擔心,強拍條例一生效,不單中西區具歷史價值的老店會消失,甚至整個區會出現翻天覆地的改變。

政府一直以來也沒有完整的保育政策,或是假保育之名,發展為實。發展局局長可以以「今日施政不斷和公眾互動」為由,在一夜間改變永利街的命運,也可以以不修訂、不撤回的強硬態度促使降低強拍門檻,令發展商成為最實時和直接的受惠者。

也許,永利街永存,預示了更多舊區難逃倒下的命運。時間很快會讓我們知道,香港的人文風景,還有公義,是給誰偷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