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華仔 | 15th Jun 2011, 23:45 | 我城我事我友 | (203 Reads)

我一方面很討厭自己的胃, 久不久就發作一次, 令我痛苦不堪; 另一方面我要多謝他, 他讓我不時把五臟六腑的污穢連帶一切鬱結一次過盡情嘔出來, 痛快無比。

虛脫一樣的我倒在床上昏睡過去, 不知何年何世, 直到醒來時, 發現自己淚流滿面。睡醒前最後一個有印象的夢境並不是惡夢, 但有時, 不太惡的夢境才令人更難受。

我從小就知道「關係」這東西是不長久的, 無論是什麼感情, 最後都會被死亡帶走。我知道和接受這個事實, 但當它要發生時, 還是阻止不到眼淚溢出來。

十多歲那年, 朋友突然去世了。然後, 上大學不久, 一位舊同學也走了。記得在靈堂後面看到他們的遺容, 化了濃濃的妝, 幾乎認不出來。那時又怕又悲傷。跟自己同齡的人, 就這樣結束了, 留下我們這些死不去的人獨自面對人生。當時的悲傷到現在變成了妒忌。他們都在最青春的時候離開, 人生的苦難離他們多遠! 我也想要這樣的人生。

我偶然會想起這些英年早世的朋友, 但在夢中見到十多歲時離世的朋友, 昨天還是第一次。他還是那個樣子, 充滿青春和朝氣, 還有點英氣。夢是彩色的, 但很模糊。他給我一個咖啡色的信封, 上面貼了一個英女皇頭像的郵票。然而, 當信封還在他手上, 我還沒來得及接上, 他和那封信就給一個浪捲走了。我在後面拼命地游, 但怎也追不上。就這樣, 一個沒有對話的夢結束了。 我醒來, 臉上的不知是淚水還是海水。 

我不明白, 為什麼我認識的人那麼喜歡在夢中給我東西, 但總是在我來得及打開或看清楚就已醒來, 令我從來不知道內裡乾坤。對上一次我收到一個貼上fragile標貼的粉紅色木盒, 卻無法看清楚內裡是什麼。還好朋友仍健在, 所以我可當面問他(當然問也是徒然的, 做夢的又不是對方, 但我就是想知道)。但今次死無對證, 難道真的要去問米? 

還有一個奇妙的地方, 就是我很清楚看到物件包裝的細節, 但四周的景象是模糊的。為什麼我清楚看到那個fragile標貼和英女皇郵票? 而且, 那封信是沒有地址的, 那又為什麼要給我?

我在床上發呆, 想出唯一的合理解釋, 就是他離世時, 香港還是用英女皇郵票的。

至於那封信是給我, 還是想托我給別人,  還有信的內容, 我很想知道。

夢境和電影一樣, 留白給人想像的空間。但不明不白的事太多了, 這種美感, 叫人欣賞得很吃力。


[1]

我每日起身好快就忘了夢的細節,雖然裏面有很多好東西!


[引用] | 作者 Ryan | 15th Jun 2011 23:57 | [舉報垃圾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