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華仔 | 23rd May 2012, 00:37 | 我城我事我友 | (269 Reads)

(原文載於BBC中文網2012年5月22日)末代港督彭定康在任內最後一份施政報告(1996年)的最後一章,最近再度引起港人注目:

「我感到憂慮的,不是香港的自主權會被北京剝奪,而是這項權利會一點一滴地斷送在香港某些人手裡。」

作為一位經歷過香港過渡期的風浪,見證回歸前後變遷的香港人,重提肥彭的舊話,感到的已不止是憂慮,還有許多的悲傷。這徬佛是個已實現的預言,只要細算一下,十六年後的今天,香港還剩多少自主權?又有多少是香港人出賣了自己?

以行政效率取締民主諮詢

上周發生的幾件事,已可看到,香港的行政和立法機關的自主,幾乎因要聽命於西環(中聯辦)而斷送。那邊廂,原新華社香港分社副社長朱育誠,聯同清華大學教授林泰高調批評香港「太三權分立」,降低行政效率,朱育誠更直言「梁振英應該發揮狼性」,而梁振英也「不負所望」,推出新政府「架構重組」方桉,堅持要在7月1日前通過,而且不作公眾諮詢。到目前為止,社會根本還未來得及討論這個影響全港市民的方桉。

新政府未上場就快刀斬亂麻,企圖以高度的行政效率取代製作需時的民主諮詢,明顯就是踐踏市民的參與權利。而議會中的少數議員為抵抗這個蠻不講理的做法,在現行的制度下,唯有以拉布(Filibuster)抗爭。

只可惜,梁振英一句「拉布此風不可長」,再與中聯辦會面兩小時(據稱是討論CEPA,但大家也估計,在這個關鍵時刻,豈有討論這個毫無急切性的議題的必要?),然後立法會主席曾鈺成就破天荒引用議事規則第92條去終止修訂辯論,以命令代替討論,為日後立法會的辯論種下禍根。

拉布最後必未可以扭轉形勢,但是在政府並非由民選產生的制度下,是反對派或少數聲音可作抗爭的最後手法。但這場由中聯辦、梁振英和曾鈺成這些左派巨頭攜手合演的戲,以效率為由取締共識和討論,就如時事評論員程翔所說,顯示了香港的「四化」危機其實已經出現了──「兩制」變得「一國化」、西環治港「常態化」、意識形態「大陸化」、還有治港隊伍「左派化」。

梁振英未上任已頻頻現身西環(中聯辦),而且毫不避忌,令西環治港成了常態。而政府欲以行政效率為前提,令立法機關成為橡皮圖章,意識形態大陸化也愈益明顯。而最可悲的是,許多市民只知拉布「阻住地球轉」,對參加拉布的數名議員十分反感,卻從沒有意圖理解拉布的用意。而「走溫和路線的民主派」(尤其民主黨)也沒有加入拉布陣營,給人為了保著下一屆議席而作出了向政府妥協的印象。在這牽涉到捍衛香港核心價值的時刻,泛民許多議員,原來也沒有什麼底線。由去年五區公投開始,泛民一盤散沙,加上民主黨在許多重要議題上──由領匯上市到年前的政改方桉甚至最近的版權法、竟然和建制派的立場差不多,作為香港人,難免有點被自己人出賣的感覺。

三權分立面臨挑戰

香港的行政立法機關的自主性已岌岌可危,而中方在這個時候再次高調提出三權合作,批評香港「太三權分立」,其實無法令人不擔心香港另一道防線──法治,也快要崩潰了。

回歸以來,政府在多宗司法覆核的桉件敗訴,林泰就對「一個公民告一下,(港珠澳)大橋能推遲3個月」嗤之以鼻。而左派也有言論(歪論?)指香港法院中竟然有外籍法官,就是違憲。

終審法院常任法官包致金將於6月退休,而政府也沒如以往做法般向他提出轉任非常任法官的續約安排。再過兩年,終審法院的所有常任法官也全部退休,即是說,三年後的終審法院就要全面換血。

政府和建制派動輒要釋法,顯示香港法治概念愈益薄弱是不爭的事實。而三權合作之風從北面吹來,且愈吹愈強勁,未來特首又肩負為中央整頓香港「歪風」的任務,政治任命的色彩也愈來愈濃厚。司法獨立這個最後碉堡能否守得住,或是已有了「自己人」,怎能叫人不憂慮?

新聞自由和司法獨立被譽為香港核心價值的最後防線。傳媒的自我審查日益嚴重,新聞自由有多脆弱已不用多說。要是連司法獨立也給自己人偷換了,那一國兩制,就真的活生生給香港人自己埋葬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