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華仔 | 4th Sep 2012, 20:53 | 我城我事我友 | (101 Reads)
(原文載於2012年9月4日BBC中文網)

沒有學生喜歡開學典禮,沉悶的儀式代表悠閒的假期結束,亦表示繁重新學期的開始。可是,今年的九月一號,香港的新政府總部外,舉辦了一個香港教育史上最重要的開學禮。這個不少中小學生自發參與的開學禮,讓香港的公民教育進入新紀元。

政府和民間就被視為「洗腦教育」的國民教育的角力已持續超過半年,本欄亦曾經討論多個星期。政府沒有響應七月的九萬人反洗腦大遊行中,民間撤回國民教育的要求,鐵定於今月開始在小學試行三年。孩子和家長無奈於開學日前走到新政府總部,作進一步反擊,絕食抗議。由學生當主力牽頭的社會運動,對上一次已是1989年。今年的學潮更由孩子(而且是中學生而非大學生)當主角,為了孩子自己的未來而發動的運動,絕對是香港教育史上一場重要的戰役,同時也牽起1989年以來香港最大規模的一次「抗共潮」。

被洗腦、被利用與被代表

在這場仗中,出現了三個被標簽了的組群:絕食和運動的主角──中學生是「被利用」的一群;罵他們的,則是已「被洗腦」的「維園阿伯」或愛國中堅;最無辜的,是沒有上街遊行集會的「沉默的大多數」,教育局局長吳克儉表示他相信這群大多數是國民教育的支持者。過百萬香港市民,就這樣「被代表」了。 

先談談這群「被利用」的小伙子。在各論壇上,支持推行國民教育的人士指責這群中學生在立法會選舉前夕被政黨利用,甘為棋子,荒廢學業。不過,只要你在最靠近政府總部的地鐵站看看,炎炎夏日,偶然下著暴雨,許多中學生三五成群地結集走進政府總部外的添馬公園示威區。他們無論怎麼看,都是自發參與的多,路上在討論國民教育的課程指引,甚至是當今中國國情,也來得頭頭是道。也有學生在現場當糾察,幫忙維持秩序。本來被人視為嬌生慣養、怕吃苦的「港孩」,好像在一個暑假間成長了。

在論壇上,中學生組織學民思潮成員黃之鋒的演說和討論,打動了不少老師、家長和市民;其清晰的思路,你實在很難說他被利用了。在台下,其他中學生有的加入絕食行列,有的在幕後支持這場運動,令不少人將之與1989年的學生運動比較,也令數萬人站在他們的一方,引起巨大的公眾迴響,難道全城的人都「被利用」了嗎?這個指責,不止是低估和侮辱了學生的能力和智商,也是把市民當成愚民。

迫不得已的抗共思潮

最容易被人扭曲或誤解的「沉默大多數」,今次也陸續走出來,不甘「被代表」了。

一向政治冷感的演藝人相繼表態,這確實很難不叫人把反國民教育運動與八九六四相題並論。1989年,演藝界發動了民主歌星獻中華;而反洗腦教育運動,可說是二十三年來首個運動有演藝人陸續開腔表態的政治事件。

不願被代表的還有許多七月時沒有上街的市民,他們也於九月三日開學日響應呼籲,穿上黑衣表示抗議。罷課之聲也逐漸成形,有團體發出「義教挺罷課」,表示即使學生罷課仍會義務協助學生接受教育。

這群不願被代表的沉默的大多數,可說是形成了二十三年來香港最大規模的抗共思潮。本來,沉默的大多數在過去多年來已經無奈地接受了香港回歸的事實。開放自由行的初期大家也表示歡迎,中國航天員升空和在奧運奪金也會興奮無比。回歸之後,有一段時間,香港人對中國人身份的認同度是蠻高的。但近年,愛國人士極力推銷的「中國模式」暴露的問題,中國發生不公義的事情之多,也挑動了許多香港人的情緒和底線。於是,「人心仍未完全回歸」成了許多愛國人士心中的刺,國民教育也順理成章成了新政府的政治任務。

無論是「中國模式」的教材,還是昨天在香港亞洲電視播放、引起全城抨擊的《ATV 焦點》(節目指香港是「建設派」與「破壞派」對擂的平台。建設派就是建制派,破壞派就是反國民教育的團體,並有西方國家支持),都是完全不避嫌,急不及待要你今天就「愛國」之作。

沉默的大多數,也許會無奈接受一些事實,所以香港人也常自嘲是溫水煮蛙。洗腦還需要時間才見效,但現在出現的情況卻已變成狗急跳牆的「迫婚」。結果很清楚,香港人,迫不得已的。

至本文刊登之時,香港特區政府總部外的人群已展開不合作運動,部署罷課。這場運動,不單止是一場公民教育,更加是對抗麻木和不公義的政府擲地有聲的抗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