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華仔 | 1st Jan 2013, 23:10 | 影像音圖文誌 | (124 Reads)

(原文載於2013年1月號《讀書好》雜誌) 講到中國,幾乎每個人也有話要說。她每天發生的事,既千篇一律地荒謬,也層出不窮的怪誕。雖然這個國家從來不缺乏話題,但要把她寫得好並不容易。

當我知道甘茜蓮寫了一本有關中國的遊記時,我就肯定,這本書會很「爆」。

《金瓶梅》中有個潘金蓮,所以,Cecilie Gamst Berg就稱自己做甘茜蓮,象音,也幽自己一默。這位挪威女子遞過名片給我,銜頭是「Cantonese Fundamentalist」,立志要推廣粵語成為世界語言,即使沒有看過她在YouTube上的粵語教學頻道(其實更像處境喜劇),單是這兩行字就知她是「別人笑我太瘋癲」那類不走正途的人。她既是中文老師,也是四川私房菜主廚,1988年首次踏足北京學中文,不久後來到香港,從此義無反顧地愛上粵語。

Don’t Joke On The Stairs是「香港同胞」甘茜蓮的第二部作品(首本是半自傳式小說Blonde Lotus),最初吸引我的不是書名,而是副題:How I learnt to navigate China by breaking most of the rules。

我作為一個「奉旨旅遊」的人,深明要見識強國,並不能只依着旅遊書去轉。我在中國(或其他國家)一些很難忘的經驗,往往是旅遊指南難以裝載的。

甘茜蓮愛上的中國,不是所餘無幾的錦繡河山,也不是甚麼少數民族風情或日新月異(卻品味見仁見智)的新建築。她不諱言自己好色(果然是個老翻潘金蓮!),對中國男人情有獨鍾;她愛火車旅行多於去景點(她甚至鄙視景點),不同等級的車卡是她的遊樂場;她不用指南,而是隨便在地圖上挑,只要是別人說「沒有甚麼好看」的地方,她就去,而且總會找到好玩刺激的東西。

這位金髮白皮膚的「香港同胞」,在中國的奇特經歷並非外國人「專利」,關鍵在於你去旅行的模式,以及有多少幽默感。我和她同樣在2009年的相同時期同在新疆,同樣經歷過七五事件後動輒得咎的情況,同樣受過為了你的安全你還是那裏也不要去的禮遇(其實是司機、導遊或某某單位負責人自己不想去的借口),深明在非正常期間前往強國,必定有非正常的待遇,而她就以很抵死的筆觸,記下這些有自唔在「攞苦嚟辛」的抵死經歷。
 
說到中國,不可不提香港。甘茜蓮說,香港好奇怪,所有人也用盡辦法阻止你學習粵語。而只要她一開口,就技驚四座,她成為「粵語專家」,傳媒爭相採訪;而一個外國人要是在倫敦落地生根,需要通曉英語,卻很理所當然。即使在中國和台灣,老外會說中文也是平常事。為何現在的香港人會變得大呼小叫?

事實上,從前在港的外國人不少也會粵語,有好幾任港督,以及一些非華裔高官也通曉中文;八九十年代的TVB有個河國榮,香港電台有Uncle Ray。但不知怎的,近來大家見到會粵語的非華裔就大驚小怪。連喬寶寶這位土生土長的印度裔香港人,也因會說粵語而成了城中話題。

這個現象,既可笑,也可悲,不過也成就了甘茜蓮「畢生的使命」。她以天生的鬼馬風格,道盡她如何扭盡六壬誓將粵語變成世界語言。

書名和封面也警告了你,小心,會笑到反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