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華仔 | 3rd Jan 2013, 09:51 | 我城我事我友 | (92 Reads)

自從阿麻十月時去了賣咸鴨蛋, 我沒有一天想念過她。

我總覺得她仍在加國每天如常看Fairchild頻道的《翻滾吧, 蛋炒飯》, 到家樓下的街市打牙骹, 然後準備煲湯給我們喝。在香港時, 就每天一起去飲茶。

我手機裡甚至還有她的電話號碼。總之, 我覺得她沒有離開過, 所以也不太掛念。

前晚, 她來了我家。那晚冷得要命, 我一早就躲在被窩中。真的, 十月以來,  我沒有一晚見過她, 因為總覺得她在自己的睡房, 有什麼可能夜媽媽走來走去? 但前晚, 她來了我的客廳, 說想食雪糕。我心想, 天寒地凍, 還要食雪糕, 係咪凍到short左? 不過, 她去賣咸鴨蛋前, 也是這樣的, 九十歲人, 像個細路。幸好我的雪櫃中真的有Hagen Daz。

阿爺走的時候, 我不知所措; 到阿麻的時候, 我只覺得她去了遊埠。 

我只是想說, 這陣子好凍, 下次我整碗麵你嘆啦, 食咩雪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