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華仔 | 8th Sep 2007, 16:02 | 我城我事我友, 影像音圖文誌, 中澳台啟示錄 | (1240 Reads)

我看書時有個怪癖,就是很喜歡看footnotes,很多時都一字不漏地看。這可能是一種八卦心態,總覺得註腳會有什麼有趣的花邊新聞。

最近在清貨,看一些已列在書單上很久但仍未看的書,王宏志老師的《歷史的沉重》是其中之一。這本書二千年出版,也有七年歷史了,但現在看來更份有感覺。本書的副題很有趣,有點像「你估我估你諗緊咩」的感覺--「從香港看中國大陸的香港史論述」。

本書讀來並不沉重,反倒讓我去重新思索一些我們本來已經歷過但又差點遺忘了的人和事,而這些人和事,又怎樣成了別人渲染民族和愛國主義的工具。

舉個例,大家還記得誰是魏德巍嗎?

我相信,在上世紀八十年代中念小學的那一代和前代人,都仍會記得,肥彭之前的港督,變身成衛奕信勳爵之前,就是叫做魏德巍。我對他印象特別深刻,除了是小時候跟父母晨早流流行山在龍虎山見過他一兩次外,還緣於一個念小六還是中一時的笑話。當時的社會科測驗有一條問答題:現任港督叫什麼名字?同班同學中,有人寫道是「胃液信」,老師氣得臉都紅了,我們成班嘩鬼笑到反肚。

好,笑完,說回《歷史的沉重》一書,既然是要看大陸怎寫/看香港歷史,第二章:〈「破」:百年滄桑〉不能不提。大家可能會記得,九七回歸前大陸的中央電視台曾拍了兩個香港歷史專輯,一個叫《香港百年》,另一個叫《香港滄桑》,不過不記得也實屬正常,因為這兩個專輯分明是指給大陸人看的,香港人不會有共鳴,而且單看片名更不會認同他們的看法了:首先香港的歷史不止百年,香港也非如他們描述的滄桑,一個滄桑的地方根本不會有內地或外來人到現在仍然仆到來。

沒有共鳴也罷了,但當中扭曲事實之多實在叫人反感。舉個例,王宏志老師為了正視聽,在書中第106頁的footnote差不多用了一整頁來一字一句引述中央電視台的態度幾不可取,現照錄原文:

「《香港百年》有這樣的一段文字:

魏德巍上任後做的第一件事是:拒絕香港中文公事管理局按照慣例為自己提供的中文譯名「魏德巍」。這位精通漢語的新任港督,自己動手,為自己起了一個十足的中國名:衛奕信。衛奕信人如其名,重信重義,但或許此正是這位港督從一開始就不大受倫敦喜歡的原因。」

不信的話大家可以去圖書館找回那套DVD第二集「米字旗下的滄桑」(看,又是滄桑,好像不悲慘不成。)

大家都應該記得,David Wilson來香港之前,就已經是叫做魏德巍啊!我還記得那時候很多同學用他的真名開玩笑說:個未來港督,好矮呀!至於為何他上任後要改名,王宏志老師又引了另外兩位國內學者高岱和馮仲平所撰的文字,以正視聽:

「不久,英國外交部又派他到香港大學學習中文,為他日後到中國工作做準備。在香港學習時,他並不叫衛奕信,而是叫魏德巍。他的中文老師曾贈他一副對聯:「德者當以道為本,巍峻應有穩定基」。後來他一直使用這個譯名,可目他是非常喜歡的。只是擔任港督後,才改為衛奕信。改名的原因是由於有人認為「魏」「巍」中有兩個鬼字,而諧音「危」「偽」,不吉利。新名則有「保衛」、「信任」和「神采奕奕」之意,這是香港中文公事管理局的又一傑作。」

連這一點點的事實都不尊重的電視台(當然,電視台只是前鋒,背後有更旁大的政府在說三道四,指指點點),又如何能成為信心的保證?而更可怕的是,這種基調在回歸十年之後依然沒變,港英時代殖民政府的不是依然用放大鏡去看,而建樹就隻字不提,更絕於口的,是香港人如何看自己的歷史和香港歷史的獨特性,也就是他們可害怕的「本土意識」。

其實衛奕信還未死的,不過就已有山徑用他命名。已被冊封為終身貴族的衛奕信據聞不時來港,如果不信他命名的經過,下次行衛奕信徑而又湊巧碰到這位熱愛健行的前港督時,不如親自問一下他好了。


[1]

貽笑大方的資料錯誤是不能原諒的。內地往往為了政治原因而扭曲事實亦絕不可取,養成講假話的習慣。

指責電視台一味放大港英政府的錯處而忽略建樹(如法制、廉潔、衛生、福利、保育等)固然教訓得是,但同樣地,現在事無大小都將政府「妖魔法」,難道不是跟這種「倉桑思維」如出一轍嗎?


[引用] | 作者 hystericireul | 10th Sep 2007 16:00 | [舉報垃圾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