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華仔 | 15th Dec 2007, 02:30 | 寰宇奇人列傳 | (1069 Reads)

我們這代人, 好像已沒有什麼傳宗接代, 慎終追遠的思想。除了春秋二祭拜下山, 新年冬至食團年飯之外, 我們對早上幾代人的事, 所知的幾乎是一張白紙。如果不是名門望族, 族譜這回事, 離我們太遠了。

這一年, 我卻心血來潮, 想翻一翻祖母的日記。小時候已常聽父母說, 阿麻打仗時立過功, 英女王也頒了個獎給她。她把獎牌當傳家之寶, 給了我弟弟。我也見過, 雖是個小小的銅牌, 但肯定靚過大紫荊勳章幾十倍。(註: 粵語中的祖母, 叫「女麻女麻」, 是女字部加個麻, 但由於倉頡沒有造這個字, 唯有以「麻」代之。)

除了這一點點事蹟外, 廿幾年來, 我都沒有問過阿麻到底立了什麼功, 為什麼英女王要頒獎給她。來到溫哥華, 與祖父母同住數天, 我覺得, 是時候要問清楚了。

我阿麻今年八十七歲, 所有人都說, 如果她會英文, 一早就當了布政司, 陳方安生要行埋一邊。她的確是個很精靈的老人家, 八十幾歲人頭腦仍很靈活, 成日四圍走冇時停, 還要負責照顧九十歲行動不便的阿爺。有時她是很煩, 成日要你食呢樣食果樣, 但有時我都寧可給她煩下。阿麻每日都會花5元加幣買彩票玩些類似Bingo的遊戲, 她說是用來訓練自己的頭腦, 唔想變懵閉閉, 好過交醫藥費。佢最勁果次, 係半年之前贏了1500元加幣, 勁開心, 半日內益街坊派錢派了1000元, 當是報答街坊們多年來照顧她和爺爺。

言歸正傳, 幾天前的下午, 我問阿麻打仗時的事, 真係唔講唔知原來佢當年真係咁勁。

香港淪陷時, 阿麻是聖約翰救傷隊的護士, 曾經在寶血醫院和荔枝角醫院服務。突然有一天, 一輛卡車車了她和另外幾名護士去了九龍塘的喇沙書院臨時醫院服務傷兵, 一去就去了四天, 其時斷了和家人的聯絡。書院內到處都是日軍, 神父和日軍的頭目交涉, 把一個課室變做Nurse Room, 日本人全不得內進, 而護士免得過也不好外出。為免上廁所時被日軍「騷擾」(大家都知道當時所謂騷擾是什麼回事了), 護士們都有個尿兜, 除了照顧傷兵時, 一切日常生活都在房內解決。

阿麻清楚記得, 當時的醫務主任和護士長叫什麼名字。她說四天之後就回家了, 繼續在其他醫院服務。後來, 又經過一名醫生的介紹下, 阿麻和阿爺去了廣東靖村(代考, 因為阿麻只記得個音, 而忘了在廣東哪裡, 歡迎網友提供資料), 阿爺在水利局工作, 阿麻去了軍醫院。當時仍是抗日時期, 資源短缺, 阿麻每天的早飯是「玻璃豬肉」加兩粒蒜頭; 而且替傷兵開刀拿鐵沙出來時也沒有止痛藥, 唯有盡量小心地開和精神上引開傷者的注意力減輕他們的痛楚。當時阿麻的薪水是八十大元, 其中扣了四十元做伙食費。阿麻說, 第一日往軍醫院當值, 下樓梯到病房時, 兩個勤務兵向她立正敬禮, 醫官前醫官後的稱呼她, 嚇了她一跳。原來她當了「准尉」自己都不知道。

重光後她和阿爺回到香港, 不久伊利沙白公主(還未登基前的英女王)就頒了戰時服務有功的勳章給她和其他當時有服務的聖約翰救傷隊成員。

我問阿麻有沒有照片看。她說都燒了, 怕日本仔見到就有麻煩, 不過勳章倒有兩枚。為什麼呢? 一枚是英女王給的, 另一枚是她廿年多前在香港的古玩店中看到一顆一模一樣的時買的, 應該都是當年的成員的, 不過已不知被誰遺棄了。

阿麻很開心, 講到不停口, 很久沒有人問過她的威水史了。儘管當年充滿辛酸, 現在仍有不少苦頭(照顧九十歲的老伴對一位老人來就也不是易事, 可她又是緊張大師, 就算我們幫忙她自己仍是要兩頭騰, 有時真係比佢激死), 但阿麻自強不息, 現在兒孫滿堂, 臉上寫滿了福氣。

如果要選廿世紀和廿一世紀世上最傑出的女性, 我一定選我阿麻。


[1]

讀同「媽」。


[引用] | 作者 肥比 | 15th Dec 2007 15:57 | [舉報垃圾留言]

[2]

你好嗎?!

剛從澳門回來, 在葡京的法國餐廳吃午飯. 三道菜約要HK$320. 餐廳manager 是法國人,由介紹酒水到芝士都親力親為, 真不錯.

Tasting dinner menue約要HK$1700. 如果你去我也想嘗試!


[引用] | 作者 小妮音樂日誌 | 22nd Dec 2007 17:32 | [舉報垃圾留言]

[3]

分享一下歷史

你阿麻的勳章應該是對她在1941年12月日军攻打英國香港時在St. John 為英軍的服務。 而喇沙書院臨時醫院服務傷兵的那一件事﹐就應該是日軍不夠人手﹐要你阿麻出幫忙一下(喇沙當時為日軍的醫院)。

至於返廣東一事﹐當時廣東已經為日軍所佔﹐是"汪伪政府"的範圍﹐(也就是"色戒"中易先生果一邊),加上有薪水八十大元﹐我猜服務的對象應該是"汪伪"或日軍吧(前者幾會為高) .

服務誰也好﹐都是值得尊敬的白衣天使﹐可是國人看歷史都像小孩般只有黑和白﹐使很多當事人都不敢道出事實。

我朋友的外公是抗日軍官﹐有很多黃埔軍校的歷史文物﹐但他家人竟怕97後這些東西會帶來麻煩﹐統統給掉了。。 可悲:(


[引用] | 作者 john | 28th Jan 2010 23:45 | [舉報垃圾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