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華仔 | 8th Jan 2008, 01:19 | 我們的地球儀 | (1855 Reads)

英國人以他們的英語為正宗,而美國人則認為米字旗下的英語太old-fashioned; 至於澳紐人士則常用一些英美人士都不用的辭彙,有的連音也完全變了,令人覺得他們的英語很怪。

作為香港人,我們所受的英語教育,以英式為主,不過近幾年因工作和友儕的關係,用起字來都英美澳加不分了。來到美國後,友人的弟弟覺得我的口音很古怪,沾上很多加拿大人的助語詞,同時很多”R"尾的字也不發捲舌音,是很典型的British Accent,但用起字來卻是美語辭彙。他問我,這是否香港人的口音? 我其實不知道什麼是香港人的口音(難道叫「香音」乎?),總之說得清楚聽得明白就沒問題了,如果要為我的口音和文法定型,那我唯有很自大的說:「I speak Chungwahese。」

不過英美大不同是真的。舉幾個我本人和已在美國生活了一段日子的香港友人的笑話:

我們去canteen吃飯,他們的canteen是指軍用水壺;

我們叫電筒做torch,而他們的torch是火炬,自由神像手持那種,他們叫電筒做flashlight;

車尾箱英國人叫boot,美國人叫trunk,他們只知道boot是鞋的一種。

不過,這些都不夠經典,有些用語,隔了個海,就完全不同,鬧出的笑話可以笑到肚痛,例如:

”I'll knock you up at three o'clock in the morning." --在英語中knock up是叫醒人的意思,而在美語則是指搞大人個肚。

我一向都不是語言的原教旨主義者,雖然浸英式大,但對其他口音和方言都不抗拒,如以教英語為專業的美國友人所說,grammar和usage,只要有足夠的人改變它就會變,它只是指引,不是律例。而且我覺得有口音是很正常很有趣, 也很值得保留的。聯合國教科文組織也曾做過調查, 因為某一些強勢語言, 令很多方言和口音已日漸消失, 因為新一代都為了搵食而忘了老祖宗了。我希望, 二百年之後, 廣東話仍然存在, 香港和廣東不會是普通話天下。

最後送上一道甜品,英國諧星Sacha Cohen訪問著名語言學家Noam Chomsky, 去片